您现在的位置:人民法制网 > 国内新闻 > 正文

贵州小伙被派出所长刑讯逼供致终身残疾 母亲奔走多年维权无果

来源:法治中国网| 2022-02-16 18:31:21

人物:

杜九琴,1986年出生,贵州省水城县保华乡双营村四组农民。八年前,他体格健壮,随便就能抗起一百多斤的东西,是家里的头号劳动力。而现在,他因重度脑震荡、外伤性精神异常,导致丧失劳动能力、智力下降、精神异常,基本无独立思考能力,间歇性精神发作给他人和家庭带来危险。

法治中国网讯:近期,《求是》杂志发表唐一军署名文章《学深悟透做实习近平法治思想奋力开辟全面依法治国新境界》。根据党中央统一部署,由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办公室组织编写的《习近平法治思想学习纲要》(以下简称《纲要》)出版发行。这是党中央着眼党和国家工作全局,把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引向深入的重要举措,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建设进程中的一件大事,对不断开创新时代全面依法治国新局面具有重大意义。在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的新征程上,要把深入学习《纲要》与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紧密结合起来,全面系统学习、完整准确理解习近平法治思想,始终坚持以习近平法治思想为指引,不断将法治中国建设向纵深推进,为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坚强法治保障。

对于这篇文章,贵州省水城县保华乡双营村四组潘才珍格外关注。潘才珍近日通过网络实名向中纪委网站、中央政法委网站已实名举报:我是潘才珍,女,生于1967年2月22日,汉族,现住贵州省水城县保华乡双营村四组;我儿杜九琴,男,生于1986年9月28日,汉族,现住贵州省水城县保华乡双营村四组。

【派出所长无故暴打村民民妇潘才珍上状告无门_手机网易网】https://3g.163.com/dy/article/F68ISR6R0517H1S8.html

我潘才珍现在向全国人民讲述我和我儿子杜九琴的遭遇,揭露贵州省水城县公安局保华派出所所长骆文鹏等人滥用职权、暴力殴打杜九琴后,中共贵州省水城县纪律检查委员会、水城县监察委员会、水城县人民检察院、水城县公安局拒不履行法定义务,依法查处犯罪嫌疑人骆文鹏等人,导致骆文鹏等人至今逍遥法外,继续严重危害社.会,民愤非常之大。

2014年3月14日20时30分左右,贵州省水城县公安局保华派出所所长骆文鹏带领“执法”人员二十多人,还有所谓“被盗户”家的数十人来到我家,不分青红皂白,不问任何缘由,就将我儿杜九琴一顿毒打,我潘才珍(杜九琴母亲)等人上前询问缘由,也被骆文鹏带领的“执法”人员毒打;我们一家人用的三部手机也被骆文鹏抢走至今没有归还。

骆文鹏等人在杜九琴家院子中打完后,将杜九琴拖到公路上继续殴打,当时骆文鹏的手都打出血了。骆文鹏及骆文鹏带来的其他执法人员以及其他不明身份的人员一路上殴打杜九琴,将杜九琴拉到保华镇执法机构时,杜九琴已经昏迷不醒,执法人员还将杜九琴反吊在窗户上。

2014年3月15日,杜九琴出现重度昏迷,执法人员骆文鹏还用铁撬撬开杜九琴嘴巴,用冷水灌。由于杜九琴已经昏迷,嘴巴紧闭,骆文鹏竟然强行撬开嘴巴,造成杜九琴牙齿多颗折断、松动。**后杜九琴受到刺激才苏醒过来,骆文鹏强制将杜九琴带到水城县公安局“秘密”办案点。在“秘密”办案点,骆文鹏等人如何对杜九琴实施酷刑,我潘才珍没有亲眼所见,不得而知。我想一定残酷到令人发指,否则杜九琴从“秘密”办案点出来后,一个完全健壮的小伙子,怎么可能直接就疯了呢?

2014年3月16日,杜九琴被拉回水城县保华执法机关,骆文鹏向保华镇人民政府领导杨某某、王某某、蔡某某汇报后,由保华镇双营村委会的负责人陆继良担保后“无罪”释放。

后经记者调查了解,骆文鹏等人因系他人报案,怀疑杜九琴、杜应贵、杜明会、曹荣高等人参与盗窃犯罪,而保华派出所所长骆文鹏只听取报案人一面之词,便直接带领二十多名执法人员和“失窃户”的三车人马来抓杜九琴。记者在调查过程中得知,与杜九琴一起被抓、被打的还有杜应贵、杜明会、曹荣高,被打的人中杜九琴伤势较为严重,长达30多个小时的暴力殴打、刑讯逼供后方知杜九琴根本就没有偷盗耕牛的行为。

骆文鹏领导的执法机构人员暴力毒打杜九琴后,造成杜九琴精神失常、极度紧张,我潘才珍将儿子杜九琴送到医院检查、治疗,经诊断为外伤性精神异常、脑震荡、双侧额叶缺血灶。

上述事件发生后,我潘才珍无钱治病,六年多来跑遍了中共水城县纪律检查委员会、水城县监察委员会、水城县人民检察院、水城县公安局及其上级部门,各个部门相互推诿、相互推脱,致使犯罪嫌疑人骆文鹏等人至今逍遥法外?鉴于家庭缺失主要劳动力,无生活来源,也没有过多的钱给杜九琴治病,导致杜九琴精神絮乱又被骆文鹏的执法机构强制送到精神病医院控制起来。

杜九琴未经人民法院裁判,就被骆文鹏的执法机构强制医疗,属于严重刑事犯罪行为,苍天之下,谁能为我作主?我今生今世将感恩不尽!

多年来我无数次上.访,每次均遭遇骆文鹏的执法机构拦截。

反映人:潘才珍

2020年02月20日

母亲的心愿

从杜九琴恢复自由那一刻时,潘才珍就一刻不停地做着两件事:一是接受治疗,希望儿子能够恢复健康;二是向有关部门强烈要求严惩当初在办案过程中殴打,并由此造成终身残疾的民警。

专家说法

最高人民检察院离退休老干部郭某在谈论该案时讲到:此前,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的第七批指导性案例中,有一起于英生申诉案。1996年,于英生被控杀害妻子,向警方做出有罪供述后,被蚌埠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7年。但在2013年,警方却发现这起案件的真凶另有其人,竟是案发时的蚌埠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三级警督武钦元。由于真凶落网,于英生的清白终于无可置疑,也正是这份无可置疑的清白,反衬出他当年“认罪”之可怕。

对于这类案件留下的教训,各级办案单位还应有深刻认识。从本质上看,刑讯逼供、诱导审讯、先供后证等现象的成因,都是办案人员先入为主,认为嫌疑人一定有罪,因此千方百计要让对方认罪。在这些情况下,即便警方得到了想要的供词,也没有任何可信度,甚至可能帮助犯罪者脱罪,让无辜者蒙冤。

未来,要让这类情况不再发生,既需要办案人员加强法治意识,从根子上纠正错误的工作思路,也需要法院当好“守门人”,严格排除合法性存疑的证据证词。司法或许永远无法做到完美无缺,但我们至少可以尽最大的努力,避免办案人员主动伤害无辜者。(郑毅)

本报将继续关注。

延伸阅读:

法律规定

遏制刑讯逼供成刑诉法修正案亮点

佘祥林、赵作海、杜培武等冤案,让人们对“刑讯逼供”深恶痛绝。被视为“人 权 法 案”、“第二宪法”的刑事诉讼法,“非法证据排除”规则、证人出庭、证人保护制度得到完善是第二次修法中的亮点。

刑诉法修正案在原有“严禁刑讯逼供”规定的基础上,增加“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的规定。同时还规定: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收集的口供、证人证言,应当予以排除。

名词解释·刑讯逼供罪

刑讯逼供罪,是指司法工作人员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使用肉刑或者变相肉刑,逼取口供的行为。触犯本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法律规定从重处罚。

(编辑:信息聚合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