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人民法制网 > 国内新闻 > 正文

河南登封垌头村要唱哪一出,工程款赖着不给违法建设竟没人管

来源:互联网| 2018-08-01 16:16:34

“村干部太霸道,到现在还欠我130多万,咋要就是不给”,包工头刘国家是许昌长葛人,去年10月,他带着自己的建筑队来到登封垌头村,辛辛苦苦几个月,按照协议盖起了3000多平方米楼房,却拿不到应得的工程款。接到投诉后,记者来到登封市进行了调查。

盖起楼,拿不到钱

垌头村位于登封大冶镇西。村里沿街道路正在建设“大冶镇知青文化生态园”,包括小吃一条街等等项目。

村北坡上临街矗立着一排两层高的仿古建筑,主体基本完工已经封顶。村子南头还有大片新建的青砖楼房。刘国家说,这两处建筑都是他带着工人没日没夜盖起来的,但对方一直拖欠工程款材料款不给,最后,干脆把他们给轰走了,然后让别的施工队介入继续加盖。

刘国家拿出一份协议说,2017年10月,他与垌头村的张小红签订了知青文化生态园的建筑合同。承建仿古门店91间和小吃一条街临街三层楼57间,建筑面积3100平方米。双方约定包工包料按进度付款。

“我们严格按照协议执行,但张小红却不按进度付款”,刘国家的合伙人胥红喜说,去年春节前,两项工程进展大半,建筑队已经垫付了大量资金,按照协议进度张小红应付147万元,但她一直赖着不给,经过数次催要,也只给了建筑队13万元。

当时材料供应商和农民工抱团找张小红讨工钱,“张小红态度很强硬,明着就说‘没钱,有本事爱上哪告上哪告'”。

“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胥红喜说,没有钱工人们怎么可能继续干活,可没想到,对方还有更损的招术,硬生生把工人逼走。

在村南头工地旁,有几间砖混结构旧式平房,奇怪的是,好好的房子,却没有门窗。

胥红喜说,临近春节前,他和几位工人就住在这里,本想着等待张小红付款后,能及时给工人们发一些,也好回家过个团圆年。

春节前天寒地冻,雨雪连连,民工们躲在小屋里抱团取暖,等钱过年。没想到钱没等来,等来的却是断水断电。最后,对方干脆连门窗也给拆掉了。

“工棚四面透风,谁还坐的住”,刘国家和胥红喜说,张小红之所以敢这么干,主要是背后站着他的丈夫——垌头村的支书董军政。

此人“确实很有一套”

为了讨要工钱,民工们跑遍登封市和大冶镇的信访、劳动部门。

“职能部门听说是董军政的事儿,没有不摇头的”,刘国家说,登封市信访局的领导耐人寻味地对他说,“你们给谁干活儿不好,也不打听打听,咋会干他的活儿。”

刘国家的这番话在记者后来的采访中得到了印证。大冶镇政府工作人员私下对记者说,董军政在当地是个“不好对付”的人物,说这个人“能屈能伸”,许多领导都拿他没办法。

“100多万算个啥,我估摸着他外面欠的怕是一千万也有了”,该镇国土部门一位工作人员在评价董军政时,说此人“家族势力很大”“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确实很有一套”。

刘国家也说,董军政的确“很有一套”,“为了不付工程款,他安排手下和我们签了补充协议,说是给别人做样子看的。甚至还要变更合同,目的是不给钱,还得给他干活。把我们逼走后,他立马就让别的包工队进场加盖,再不提我们的事儿了。”

登封市政府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分析说,不能否认董军政是一个想干一番大事业的村干部,垌头村在他的带领下,也的确闯出了一定的知名度,但也存在“步子迈得太快”的问题,因为“能力和实力,毕竟不是一个概念”。鉴于对此人的了解,他建议刘国家和胥红喜最好走司法讼诉渠道,通过法律途径来维权。

记者百度“大冶镇垌头村”,发现这个小村子确实名声在外,在文化建设上颇多建树。有着“桃花源”、“会唱歌的村庄”诸多美誉,还举办过农家春节联欢晚会式的“村晚”,引来不少省市领导和媒体曾来调研采访。而刘国家他们承建的“知青文化生态园”仿古建筑群和小吃一条街,也是垌头村文化建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和重头戏。

那么,“知青文化生态园”到底是一个什么项目?

不折不扣的违法建设

大冶镇国土所的一位工作人员说,垌头村的建筑群曾经被卫片发现过,因为乡一级的国土所没有执法权,此后的进展他们并不了解。

垌头村在建的“知青文化生态园”是否属于违法建设,我们不得而知。

声势浩大的文化建筑群竟然是不折不扣的违法建设,拖欠工程款、卫星拍照也丝毫不影响其进度。垌头村的问题和上级主管部门的无奈让记者百思不得其解。采访中,垌头村的李长宾等村民还反映了董军政强行推房、侵吞集体财产等等问题……

记者不禁要问,这个“会唱歌的村庄”,带头人究竟唱的是哪一出?

(编辑:信息聚合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