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人民法制网 > 财经新闻 > 正文

河南省栾川县执法局究竟在执行哪家王法

来源:互联网| 2018-08-27 15:37:20

一样的地块,一样的没有合法手续,有的房屋已经盖好,有的房屋正在建设,有背景的安然无恙,没有背景的强令拆除——河南省栾川县执法局究竟在执行哪家王法

\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指出,反对特权主义,这里说的特权之一指的就是目前亟待解决也是百姓们最期待和最痛恨的执法不公的问题。原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也曾多次指出,执法不公的地方定是腐败产生的地方。对于执法不公的问题,不管是百姓或者官员,早已对此深恶痛绝,口诛笔伐,有些官员甚至为此锒铛入狱。

然而,如此的高压态势,并没有遏制住一些地方官员执法不公的问题。日前,记者在河南省洛阳市栾川县采访中发现,该县城市综合执法局(简称县执法局)对辖区没有合法手续的村民的房屋做出强制拆除决定时,就出现严重的执法不公。一样的地块,一样的没有合法手续,有的房屋已经建好,有的房屋正在建设,有背景的安然无恙,没有背景的强令拆除。

栾川县城关镇陈家门村黑沟组村民侯双伟等15户村民多次向记者反映说,他们所建的房屋,和当地一千多户村(居)民一样,虽然都没有合法手续,但并不影响县里的各项规划。但是,2018年5月31日,县执法局通知他们限期自行拆除自己正在建设的房屋。他们不服,多方奔走呼号,然而,他们的申诉没有效果。2018年8月23日,县执法局对他们召开了听证会,并与次日通知他们,要在本月28日,对他们的在建房屋实施强拆。

\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这15户村民的住宅全部分散在栾川县栾川乡西河村居民区内。依据《栾川县城土地利用规划图》和《栾川县西河桥至伊尹桥片区控制性详细规划》,该土地为二类住宅用地。百姓们反映说,自1996年至今,栾川县城规划区内,一直没有受理办理住宅建设用地申请,但是从来没有停止过建设房屋,因为村民们需要生存和发展,就得不断建造新房。拒不完全统计,从2015年至今,在栾川县城规划区内,城关镇、栾川乡没有办理用地规划手续建设房屋的居民多达1700多户(含旧房改造住户),占地面积超过千亩,这中间连片建房、每片15户以上的达八处之多,这些建房者既有普通百姓,也有科局级甚至县处级领导干部。尽管如此,县执法局从没有下令拆除过一家的房屋。那么,目前县执法局为何要拆除这15户普通百姓的住宅呢?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县执法局这样做是为了应付上级督查。因为这15户没有任何背景,拆了也闹不出乱子。这15户村民究竟是什么背景,记者进行了详细了解。

候双伟,系栾川县城关镇陈家门村黑沟组村民,他的家虽然离县城只有6公里多,但因为处在山区,交通极为不便。近几年,县里和镇里为了让村里的百姓迁出山区,远离贫困,多方筹措资金,终于将大部分村民搬迁出来。但由于资金不足,仍然有少数人无法迁出,他就是其中之一。他为了减轻地方政府的负担,自己联系地皮,自己筹措资金,终于2017年冬在栾川乡西河村开始建设住宅。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房屋会遭遇强拆。

现年65岁的栾川县陶湾镇常门村民申法娃,面对地记者的采访老泪纵横地说,他家住在离县城40多公里的深石山区,全村大部分人已经由政府出钱迁至镇上,他全家七口人至今还住在村里。为了减轻政府负担,他和侯双伟一样自己联系地皮,自己筹措资金来西河村建造住宅。哪成想,住宅还没有建成就要被县执法局强拆。他说:“我的住宅如果影响市政工程,或者影响公共事业,拆了我也心甘情愿!”

\

记者通过了解,这次面临强拆房屋的其他13户村民和侯双伟与申法娃一样,都是没有任何背景的普通贫困村民。

现在,记者再把采访镜头对准栾川县城关镇和栾川乡非法建房遍地开花的楼群,晒一晒那些房屋建成至今安然无恙者的背景吧!

首先,让大家看看临近即将拆除的这15户村民房屋旁边的建房者都是什么人。第一排,西河村委会地皮,栾川县工商银行某领导,栾川县交通运输局某领导,栾川县科技局某干部……这些人的房屋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目前已经建成居住。离此不足两米远的地方,本地人赵某正在施工。

西河社区幸福西路规划红线以内有一开发商正在建小产权房,设计是九层,目前已经盖起六层,每层800平米。另有六七户正在红黑线以外施工,建设小别墅。县执法局起初曾经前去制止施工,并把砖墙推到,栾川电视台在栾川新闻上曾经进行过报道。后来,不知道这个开发商怎样疏通了与县执法局的关系,目前已经建成六层也没有执法人员下令强拆。

栾川县观光大道旁边,城关镇上河南村二组、三组不经审批、不按规划,要在此建设两栋房屋,一栋已经盖好,另一栋还在紧锣密鼓的施工中。

栾川县城君山西路上河南社区主街道路南,四座房屋也正在不停地施工中。

更为严重的是,栾川县方皮路兰庭雅居背后,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25栋小别墅拔地而起,据说,幕后有乡镇及个别县级领导参与此事。

以上例子,只是记者举出的一少部分。这么多的违章建筑,栾川县执法局却充耳不闻,个中缘由岂不昭然若揭?!无怪乎当地百姓面对违法建房,禁不住大声疾呼:“有背景的无人管,无背景的被强拆,县执法局究竟在执行哪家王法?”

\

此前,记者拨打栾川县执法局长史永生手机,刚开始是占线,后来一直无法接通。无奈,记者就发短信向史局长求证——栾川县那么多的违法建筑,为何只强拆这15户从山里搬出的贫困村民的房屋?史局长至今没有回复。

记者对此将继续予以追踪。

来源:http://www.crnews.net/xwn/dc/102511_20180827090312.html?from=singlemessage

(编辑:信息聚合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