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人民法制网 > 财经新闻 > 正文

村民联名举报丁家渠党支部书记违法问题

来源:互联网| 2018-08-28 14:55:02

尊敬的新闻媒体各有关单位:

1、我们是神木市大柳塔实验区丁家渠村村民,这次反映的问题是丁家渠村支部书记刘巨林,男,1953年出生,现年65岁,小学文化,党员,现任丁家渠村支部书记,前任村主任赵文英二人无视国家法律,非法侵犯村民合法权益。身为共产党员,利用手中职权大肆挥霍村集体资金,在工作中欺上瞒下,一手遮天,为所欲为。多次组织私企老板鑫泽生态综合治理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鱼美则、伙同郝家豪村党支部书记苏明亮、大柳塔人寿保险公司经理张猫眼等人以每场赌资3—4万元大额营利性活动进行多次经常性赌博活动;以“赞助”多次强行向驻村企业收取大额资金,外出旅游、吃喝玩乐,挥霍浪费;

2、2005年神木县地方道路管理站负责修丁家渠到刘石畔的砂石路当时政府拨给地方道路站20多万元,另还差25320元,需村上负责还款,当时村里财务上没有钱,由前任村长杨文华拿出佳县矿给刘石畔队里征地款还清贷款,政府补给刘石畔队里的2万多,由村书记刘巨林据为己有未上账;

3、2006年供电处在丁家渠周边架高压线租用丁家渠学校的房屋付几万元的租金,此款本该归村委会集体所有,但刘巨林也占为己有;

4、2009年神东公司搬迁刘石畔生产队时,给每位村民5万元款项补偿,涉及100余人,当时给村民实付到账28700元,剩余贰佰多万元去向不明,直到现在没有给村民付清,请上机部门查清账务,给村民一个明确的答复;

5、2013年12月31日过新年的那天,刘巨林为宴请乡政府干部包片领导杀牛杀羊请,请上湾乐队伴舞,酒醉后伴舞致乡政府干部杨琴腿部骨折,一直到现在未做到处理,做为共产党员党支部书记刘巨林大肆挥霍,困难村民生活没有保障,乡村道路破乱不堪、坑坑洼洼,村民出行困难,把村民利益置之度外。在党员接收上假公济私、弄虚作假,接受自己亲戚朋友入党。

6、2014年,被 大柳塔镇政府负责党建的干部审查我村存在大量手续不全的党员,后来由当年包村干部马丽芳同志进行资料补充。

7、刘巨林非法占用了瓷窑弯小组的招工指标,利用手中的特殊权利将自己的小姨子武有莲安排在神华集团前石畔煤矿(原绥德煤矿);

8、同年,刘巨林为了方便违规开支,唆使当时在任村主任赵文英将几十万元村集体收入存入赵文英个人账户下,请客送礼花费了就达几十万元被我村村民乔维昌电话举报至中纪委,后由大柳塔政府纪检书记张志忠负责调查处理,责成二人将私存公款交到政府监管的财政上。

9、为了不影响连任下一届的村支书,让我村当时任出纳的何秀芳背了黑锅,代其承担了责任,蒙混过了关。

10、刘巨林名下有不明资产,李振军欠款100万元,刘巨林妻子名下存款有200万—300万,房产威海1套,西安2套,神木2套,大柳塔处长楼2套,丁家渠新区2套,作为一个村支书,2016年至今的月工资才达2000元,2016年以前的年工资才7000元左右,那么多资产从何而来?

11、身为党员的刘巨林带领乡政府包片乡干部何静、乔志军、刘云到刘石畔庙开光点眼时大吃大喝,同政府干部参与封建迷信宗教活动、

12、2015年鑫泽煤矿在刘石畔河滩挖大沟井占用1亩多土地,下面有很多的煤层,让谁挖走,村民一直不明白,挖出的煤不知去向,到底是党支部书记刘巨林还是刘石畔组长杨文华拿走了,村民多次让乡政府处理,至今未曾处理。

13、2017年不入村财务账,私自将村集体房屋租金收入158000元,名义上是与向鑫泽生态治理有限公司置换成了取暖用煤,实际上私吞贪污并占为己有;贪污村集体自来水水费,在向多家驻村企业收取水费时,刘巨林一个人背着集体组织进行,收费标准、金额收取多少都由他自己一个人决定,从不向村民公布。

14、滥用职权,无视选举法,执意任命此次换届选举时落选的前任村主任赵文英为村会计。赵文英因为一贯与刘巨林勾结在一起,结成利益利益共同体,贪污侵占集体财产,所以在这次选举中落选,已经成为不被村民信任的人,可刘巨林为了更好地与赵文英狼狈为奸,掩盖过去违法乱纪的事实,不顾村民的强烈反对,任命其为会计。

15、同年,丁家渠新村建养老院。新修面积:680平米,在建修村养老院时,严重超支,大肆挥霍,账目不明。

16、刘巨林将县老龄办,大柳塔实验区政府投资的一百二十万挥霍完后,又以追加资金为由,伙同赵文英在没有和各小组长协商的情况下,更没有召开村民会议讨论,擅自做主,又将村集体资金120万元投入到养老院建设,到目前仍欠工程款还有150万左右,该工程没有相关部门经过验收,工程质量存在重大隐患,这些情况我们向包片领导何静,社区副主席乔志军多次反映,他们不但不调查处理,反而打压群众,为这些人遮掩、包庇。

17、该养老院建成后实际服务的老人只有23人,但是为了套取国家补贴,给神木政府上报时变成了100人。

18、此外养老院接收老人员时,谁能接收,不能接收,资格认定也是刘巨林一个人说了算。

19、他的老婆,麻友以及村捡委会主任刘虎祥等人也成了养老院的长期上灶人员,白吃白住,村民多次请求公开账务却迟迟没有公布,希望相关部门还公民一个明白的支出明细。

20、将神东公司的大约30亩土地,租给山西省一家制管厂,预付的资金30万元据为己有,此后又以自己平整土地为由(山西一家制管厂平整的),向神东公司索要60万元。

21、2018年4月份村主任候选人康子情选举产生,但是遭到包片领导何静、乔志军支部书记刘巨林逼迫,说是如果康子情放弃竞选村主任的话就不在追究康子情的打井责任,康子情在瓷窑湾盖了房子,没有水源,在自己的房子旁边打了一口井,这也有错吗?在说了,这也能当做交换村主任的筹码吗?

22、5月7日,三年一度的村委会换届大选,经过全村村民大会的选举结果,产生了新一届村委会领导班子成员,村长康子情、副村长丁振林、委员侯宝成(其中丁振林、侯宝成为党员);

23、根据全体村民选举意见,村民代表意见,村主任、副村主任的意见,提名侯宝成为村财会计,但是遭到党支部书记刘巨林、包括乡政府包片领导何静、乔志军等人再三阻拦,不让侯宝成兼任会计,刘巨林、何静、乔志军,让顺从他的落选村长赵文英兼任会计,这些都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他们的个人利益!

24、刘巨林作为村支书一手遮天,使得百姓普遍不满,请求依法对党支部书记刘巨林依法依纪进行处理。对党支部书记刘巨林这样的村霸应该绳之以法还丁家渠一个和谐的村集体。

25、综上财务不公开,精准扶贫不明确、不公开,干涉任命村委会计和监委会主任。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干涉小组之间的土地界线划分,所有的贫困补助款和临时救助,精准扶贫都是给了关系户。村集体的文化院、移民村后院土地和房屋的租金于2013年至今不知去向,(以上所述属实,如不属实用承担一切法律后果)。

1.jpg

2.jpg

3.jpg

来源:http://www.99mtw.com/gnxw/2018/0827/104874.html

(编辑:信息聚合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