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人民法制网 > 国内新闻 > 正文

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法院法官炮制虚假诉讼案

来源:央视观察网| 2021-11-29 14:17:58

关于对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法院公职人员汪成龙、演晴利、李强、秦志鹏等人 滥用职权办虚假案件的举报

陕西省纪委监委:

举报人李继宏,男,1968年5月7日生,汉族,山西省汾阳市文峰街道办事处居民,现住本市三官巷南三条1号。身份证号:14232119680507003X,联系电话:18635885858。

被举报人:汪成龙,现任延安市宝塔区法院青化砭法庭庭长

演晴利,现任延安市宝塔区法院工作人员

李强,现任延安市宝塔区法院执行局执行二庭副庭长

秦志鹏,现任延安市宝塔区法院执行局法官

举报事项: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人民法院汪成龙、演晴利、李强、秦志鹏贪赃枉法、滥用职权违法办假案。

主要违纪违法事实:

举报人李继宏诉吕梁恒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民间借贷一案,经山西省汾阳市人民法院审理,作出(2019)晋1182民初2043号民事判决书,判令吕梁恒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归还李继宏借款本金13024300元及相应利息,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经终审以(2020)晋11民终355号民事判决书对上述还款内容予以维持。在诉讼中,山西省汾阳市人民法院作出(2019)晋1182民初2043号民事裁定书对吕梁恒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豊足汾阳壹号1—10号一、二层商铺进行了保全查封。

吕梁恒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为对抗法院执行和转移、隐匿巨额财产、逃避债务,串通案外人陕西子洲县人刘荣在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人民法院提起虚假诉讼,与被举报人延安宝塔区法院工作人员汪成龙、演晴利、李强、秦志鹏合谋弄虚作假,制造虚假案件,使用假的法律文书虚假查封吕梁恒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商铺,公然对抗山西省汾阳市人民法院的执行,具体事实如下:

刘荣于2019年2月向宝塔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判令吕梁恒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返还其借款本金10000000元并给付相应利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吕梁恒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代理人不具有调解权限的情况下针对如此巨额诉讼金额,法院办案人汪成龙竟然确认双方5月27日达成的该调解协议为有效,并于同年6月5日下达(2019)陕0602民初810号调解书,内容为由恒信公司在2019年7月30日前返还刘荣10000000元并给付相应利息。这份不生效的调解书是在讲求公正、讲求程序合法的宝塔法院出炉的,是在庄严神圣的法庭上荒唐出台的。

并且刘荣声称该10000000元借款是由工程保证金转化而来,其委托邓仁建将该工程保证金转至霍扩账户,但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委托邓仁建付款,其提供的转账记录也并未说明转账用途,虽然有恒信公司出具的落款日期为2015年3月25日的借条,但在同期(2019年1月17日)山西省汾阳市人民法院受理的原告恒信公司诉被告延安昌新建筑有限责任公司、延安宏泽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刘荣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中,恒信公司的起诉状中诉讼请求第三项明确为“要求确认恒信公司应给付各被告的工程款及应返还的保证金共计18000000元”,也就是恒信公司至2019年1月17日起诉时根本不认可向刘荣曾经借款一事。宝塔区法院汪成龙在诉讼主体错误、事实不清的情况下,在没有制作调解笔录、一方代理人完全不具有调解权,程序违法的情况下就敢出炉这样荒唐的法律文书!!!

更蹊跷的是,在山西省汾阳市人民法院执行异议诉讼中,刘荣提供了宝塔区法院于2020年5月18日下达的(2020)陕0602执1721号执行裁定书及次日下达的内容为查封恒信公司位于汾阳市英雄北路豊足壹号小区临街商业楼由南向北8-16号房屋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复印件,但是在延安宝塔区法院的执行案卷内并没有出现这份执行裁定书及协助查封通知书!

陕0602执1721号执行查封裁定书是在刘荣执行立案当日就由演晴利、李强、秦志鹏作出的,当日他们即驱车数百公里来到山西省汾阳市向吕梁恒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送达通知书,轮候查封汾阳市法院准备拍卖执行的房产,这种效率不可谓不高!而演晴利、李强、秦志鹏在该执行案卷内却干干净净,根本找不到(2020)陕0602执1721号执行查封裁定书及协助查封通知书,而且案卷执行日志中也没有关于该院查封案涉商铺的只言片语的记录!任何人根本看不出数百里外已经查封房产的事实。执行办案人演晴利、李强、秦志鹏不懂法吗?不是,演晴利、李强、秦志鹏都是有职称的审判人员。那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为了制造虚假执行案件,隐藏违法查封房产事实,真正帮助吕梁恒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刘荣对抗、逃避数百公里之外山西省汾阳市法院的多起执行案件。

他们是为什么知法犯法,敢这么做?是受利益的驱使,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敢于无视党纪国法、无视该份无效的涉及巨额资金的民事调解书、敢于滥用公权力制造如此“阴阳”执行查封法律文书,不惜玩弄法律,践踏公平正义,严重侵害他人权利。

并且刘荣曾于2020年5月18日就这份无效的民事调解书的内容申请对恒信公司强制执行,并于2020年8月31日以其与恒信公司私下和解为由撤回执行申请,同日,宝塔区法院裁定终结执行;后刘荣又于2020年11月6日申请恢复执行,于2021年3月26日再次以其与恒信公司和解为由撤回执行申请,同日,宝塔区法院再次裁定终结执行,演晴利、李强、秦志鹏三人这是在拿公权力做游戏吗?假如说吕梁恒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欠刘荣10000000万元借款是真实的,假定说汪成龙制作的这份调解书是有调解权的特别代理人签署的,那么演晴利、李强、秦志鹏三人在刘荣2020年8月31日第一次以其与恒信公司私下和解为由撤回执行申请,作出终结该执行案件时,就应当到山西省汾阳市及时进行解除房产查封。然而并没有!

在终结该起执行案后,对刘荣2020年11月6日的再次执行申请,本不应当受理,但就是在违规受理该执行申请后,在刘荣2021年3月26日再次以其与恒信公司和解为由撤回执行申请,再次裁定终结执行时,总该纠正错误及时进行解除查封了罢?但,还是没有解除查封!就是在党中央对全国政法干警开展教育整顿、如火如荼进行过程中,明确提出“自查从宽、被查从严”背景下,演晴利、李强、秦志鹏三人作为一名执法人员依然我行我素、执迷不悟,时至今日不予解除这份为对抗山西省汾阳法院多起案件的执行所炮制的“阴阳”查封,如此任性、如此损害社会公平正义,如此地将法律玩弄于手掌、如此明目张胆粗暴践踏法律!而且毫无收敛、悔改之意……

故恳请省纪委监委领导同志深入查处此案,对汪成龙、演晴利、李强、秦志鹏等人贪赃枉法、滥用职权、执法犯法的恶劣行径深入查处,清除这些隐藏在法院队伍中的害群之马,还社会一个公道,还百姓一个公道!

以上材料都是事实,如有虚假,本人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举报人:李继宏2021年11月11日

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法院法官炮制虚假诉讼案,妨碍司法公正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深入开展虚假诉讼整治工作的意见》,并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人民法院整治虚假诉讼典型案例。然而,在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法院法官串通当事人上演了一场“荒唐”的虚假诉讼案。

山西吕梁人李继宏诉吕梁恒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民间借贷一案,经山西省汾阳市人民法院审理,作出(2019)晋1182民初2043号民事判决书,判令吕梁恒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归还李继宏借款本金13024300元及相应利息,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经终审以(2020)晋11民终355号民事判决书对上述还款内容予以维持。在诉讼中,山西省汾阳市人民法院作出(2019)晋1182民初2043号民事裁定书对吕梁恒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豊足汾阳壹号1—10号一、二层商铺进行了保全查封。吕梁恒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为对抗法院执行和转移、隐匿巨额财产、逃避债务,串通案外人陕西子洲县人刘荣在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人民法院提起虚假诉讼,与被举报人延安宝塔区法院工作人员汪成龙、演晴利、李强、秦志鹏合谋弄虚作假,制造虚假案件,使用假的法律文书虚假查封吕梁恒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商铺,公然对抗山西省汾阳市人民法院的执行。

刘荣于2019年2月向宝塔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判令吕梁恒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返还其借款本金10000000元并给付相应利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吕梁恒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代理人不具有调解权限的情况下针对如此巨额诉讼金额,法院办案人汪成龙竟然确认双方5月27日达成的该调解协议为有效,并于同年6月5日下达(2019)陕0602民初810号调解书,内容为由恒信公司在2019年7月30日前返还刘荣10000000元并给付相应利息。这份不生效的调解书是在讲求公正、讲求程序合法的宝塔法院出炉的,是在庄严神圣的法庭上荒唐出台的。并且刘荣声称该10000000元借款是由工程保证金转化而来,其委托邓仁建将该工程保证金转至霍扩账户,但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委托邓仁建付款,其提供的转账记录也并未说明转账用途,虽然有恒信公司出具的落款日期为2015年3月25日的借条,但在同期(2019年1月17日)山西省汾阳市人民法院受理的原告恒信公司诉被告延安昌新建筑有限责任公司、延安宏泽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刘荣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中,恒信公司的起诉状中诉讼请求第三项明确为“要求确认恒信公司应给付各被告的工程款及应返还的保证金共计18000000元”,也就是恒信公司至2019年1月17日起诉时根本不认可向刘荣曾经借款一事。宝塔区法院汪成龙在诉讼主体错误、事实不清的情况下,在没有制作调解笔录、一方代理人完全不具有调解权,程序违法的情况下就敢出炉这样荒唐的法律文书!!!更蹊跷的是,在山西省汾阳市人民法院执行异议诉讼中,刘荣提供了宝塔区法院于2020年5月18日下达的(2020)陕0602执1721号执行裁定书及次日下达的内容为查封恒信公司位于汾阳市英雄北路豊足壹号小区临街商业楼由南向北8-16号房屋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复印件,但是在延安宝塔区法院的执行案卷内并没有出现这份执行裁定书及协助查封通知书!陕0602执1721号执行查封裁定书是在刘荣执行立案当日就由演晴利、李强、秦志鹏作出的,当日他们即驱车数百公里来到山西省汾阳市向吕梁恒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送达通知书,轮候查封汾阳市法院准备拍卖执行的房产,这种效率不可谓不高!而演晴利、李强、秦志鹏在该执行案卷内却干干净净,根本找不到(2020)陕0602执1721号执行查封裁定书及协助查封通知书,而且案卷执行日志中也没有关于该院查封案涉商铺的只言片语的记录!任何人根本看不出数百里外已经查封房产的事实。执行办案人演晴利、李强、秦志鹏不懂法吗?不是,演晴利、李强、秦志鹏都是有职称的审判人员。那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为了制造虚假执行案件,隐藏违法查封房产事实,真正帮助吕梁恒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刘荣对抗、逃避数百公里之外山西省汾阳市法院的多起执行案件。他们是为什么知法犯法,敢这么做?是受利益的驱使,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敢于无视党纪国法、无视该份无效的涉及巨额资金的民事调解书、敢于滥用公权力制造如此“阴阳”执行查封法律文书,不惜玩弄法律,践踏公平正义,严重侵害他人权利。并且刘荣曾于2020年5月18日就这份无效的民事调解书的内容申请对恒信公司强制执行,并于2020年8月31日以其与恒信公司私下和解为由撤回执行申请,同日,宝塔区法院裁定终结执行;后刘荣又于2020年11月6日申请恢复执行,于2021年3月26日再次以其与恒信公司和解为由撤回执行申请,同日,宝塔区法院再次裁定终结执行,演晴利、李强、秦志鹏三人这是在拿公权力做游戏吗?假如说吕梁恒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欠刘荣10000000万元借款是真实的,假定说汪成龙制作的这份调解书是有调解权的特别代理人签署的,那么演晴利、李强、秦志鹏三人在刘荣2020年8月31日第一次以其与恒信公司私下和解为由撤回执行申请,作出终结该执行案件时,就应当到山西省汾阳市及时进行解除房产查封。然而并没有!在终结该起执行案后,对刘荣2020年11月6日的再次执行申请,本不应当受理,但就是在违规受理该执行申请后,在刘荣2021年3月26日再次以其与恒信公司和解为由撤回执行申请,再次裁定终结执行时,总该纠正错误及时进行解除查封了罢?但,还是没有解除查封!就是在党中央对全国政法干警开展教育整顿、如火如荼进行过程中,明确提出“自查从宽、被查从严”背景下,演晴利、李强、秦志鹏三人作为执法人员依然我行我素、执迷不悟,时至今日不予解除这份为对抗山西省汾阳法院多起案件的执行所炮制的“阴阳”查封,如此任性、如此损害社会公平正义,如此地将法律玩弄于手掌、如此明目张胆粗暴践踏法律!而且毫无收敛、悔改之意……

希望有关部门查处此案,对汪成龙、演晴利、李强、秦志鹏等人贪赃枉法、滥用职权、执法犯法的恶劣行径深入查处,清除这些隐藏在法院队伍中的害群之马,还社会一个公道,还百姓一个公道!

本网将继续关注。

(编辑:信息聚合 )

分享到: